汪涛, 普利兹克主席,芝加哥艺术博物馆亚洲馆主任兼中国艺术策展人

译者:Baiqi Chen and Jiayi Song

采访者和作家:Baiqi Chen, Jiayi Song, Yiqiong Flora Zhang   译者:Baiqi Chen, Jiayi Song
original, English-language version available HERE

 



sea foam double square

TAO WANG: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an Art Museum and its Art School
我觉得芝加哥是一个特例,因为美国最早在十九世纪末,美院一般都是像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这样的美院与其博物馆一体的体制,比如art institute of Minneapolis 以及San Francisco。美院在美国的兴起,我觉得跟美国最早在十九世纪末开始对美育的重视是分不开的。但是经过了一百多年的发展,那些院校,要么博物馆起来了,学校衰下去了;要么学校起来后,博物馆没什么发展。

我感觉芝加哥艺术学院的运营方式是非常灵活的。因为它不是哪个政府部门来管理学校和博物馆,而是由董事会来进行管理。董事会都是由比较重要、有影响力的一些人组成的。他们来决定这个机构的博物馆和学校的发展方向。而且他们出钱,给很多钱来赞助博物馆和学校。所以这样就不需要依赖政府,不会出现因政府的政策改变就得关门的情况。这样的一个运作方式跟芝加哥这个城市对艺术的重视有关系。学校致力于培养优秀的画家,他们在美国以及在全世界都是很有影响;博物馆致力于 ‘百科全书式’的收藏及展览,汇集了全世界的文明和好的艺术。学校以及博物馆的目标自始至终没有改变。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坚持下来越来越壮大。所以说芝加哥艺术学院是个特例。这种由私人董事会管理的模式应该是最好的。它既能很快做出调整,并且能够保持政策的稳定性—因为董事会的人相对稳定不会快速更新掉,一般任职都会有十年二十年,他们会有一个长期的切身利益的考量。他们都知道怎么过来的,应该怎么往下面走。所以它对政策的调整不会像政府的政策,随着政府的更迭而改变。官员是有任期的,而且任期很短,任期结束,他当然不会再来管这个事了。而不像学校董事会的成员,他们任职时间长,能够把政策延续下去。

.

Asian Art and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从博物馆长期的规划来看,芝加哥艺术博物馆走到今天,不管是藏品还是影响力还是其他,在美国都是前几位的。那么如何使博物馆继续发展壮大。我觉得他们把关注点放在了亚洲—为什么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特别强调这点呢?因为你看美国博物馆的历史你就知道,美国博物馆开始收藏中国艺术作品的时候正是美国开始全球化的时候。就是说,它适应了时代,响应了时代,让美国的艺术博物馆变成这种 ‘百科全书式’ 的。对中国艺术的收藏为什么做得那么好?就是因为它花了很大的心血。那么在下面这个世纪,很明显的一个原因就是亚洲特别是中国,当然还有印度及其他的国家,在国际上的影响会越来越大。这个时候,一个博物馆的收藏应该是反映这个社会发展。像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的收藏——我们一提到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就知道印象派的收藏非常好,在全美应该是最好的。西方的艺术收藏,现在已经是非常非常好的了。亚洲艺术的收藏,在五十年代以前也是数一数二的。但是现在这几十年我们在收藏亚洲艺术或者在推广亚洲艺术方面的力度是肯定不够的。下一步是一定要加强这个力度。目的不能说为了生存—生存这是一个很基本的要求—我觉得芝加哥(艺术博物馆)应该有这个条件,它要做什么的话应该做到最好。就是说我们要推广亚洲艺术,我们起码在全美应该把我们亚洲艺术的收藏或者是研究方面包括新的亚洲馆的建设,都应该变成全美标志性的博物馆.

现在说整个亚洲,都是我们应该涵括,应该推广。但这里面肯定会有轻重缓急。我本人重点研究的是中国艺术,我们这边也有研究日本和印度的其他同事,他们在做自己方向的工作。我们也会做这方面的收藏研究,不是说其他这些方面不发展。但我觉得比较起来需要有一个轻重缓急的考虑。目前我们看到的,其实很多很重要的,像日本的艺术,还有韩国艺术,现在他们的当代艺术也非常非常好。现在我们 当代部也有一个很大的计划,就是‘Global Contemporary’。就是收藏现代这些艺术家作品,像日本和韩国已经收藏了,现在在展出的艾未未和徐冰的九十年代的‘Wu Street’,也是一个新兴的当代部的一个收藏。

.

Traditional Based Contemporary Art
当代水墨,这个命题的提出我觉得是很有意思。这是一个什么命题呢?最近这十年,很多从国内,包括原来画西洋画的,当代画的,包括新具象派,有一部分人他们到了国外之后发现他们跟中国内部的当代艺术是脱离开了,他们进到新的土壤里面开始寻找自己的一些艺术理念。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其实是回到了传统。他在这边的博物馆里,看到了真正的中国古代艺术,越来越多的中国艺术家开始从自己的文化角度做艺术。因为这个理念里最重要的就是中国艺术的材料—水墨,水墨其实讲的是用中国传统艺术的材料来进行创作,所以这个创作不一定就是非要画一个古代--明清时期的山水。那样的话,对我们现在来说是已经过时了,确实是在审美上已经远远落后了。那么现在就是使用传统的材料的时候,你还是要用当代人的思维角度去画,所以这个是我们叫‘Traditional Based Contemporary Art’。它是我们当代人创作的,用的可能是中国传统的材料,水墨,但它画的思想,它的艺术表现的方式应该是当代的。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一批艺术家。原来在美国生活过,现在大部分到了国内,但也有在美国的,像李华弌,刘丹,他们这批在美国生活过好多年还继续住在美国的这样的画家,他们的表现方式,或者表现手法,很多情况把中国宋元的画,还不是按照传统一步步来的,他们要回到最早的宋元。但他们受过很好的西方文化的训练,很多素描、很多透视方法又跟宋元不一样。但他们画的又是山啊水啊石头啊,一些比较传统的题材。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认为他们回到的是中国最辉煌的绘画时期--宋元。用的艺术语言都是那个时候的,还有现代人的一些新的发展。所以他们的绘画在国内已经形成很大的影响了,也可以说是一个流派吧。他们的画,在美国或者欧美被当作为一个‘Traditional Based Contemporary Art’ 来看,因为就是研究传统中国文化的,传统古代艺术的人也能够欣赏它。因为在中国的像我们这些博物馆工作的人,都是受过很传统的训练,那么你的审美视角和标准都已经在中国几千年的艺术发展史里固化了的。当突然看到这样的画家的画,往往会被他们吸引,所以你可以看到现在美国,可以说很多博物馆、收藏家,都喜欢买他们的画。因为他们在美国生活过,或者在欧洲生活过,他们更了解国际上对中国绘画的一个评判标准。所以他们能够真正的找到一些很有意思的探索。这是一部分画家现在在做的。

.

Journey in China
每次去中国你都会发现很多新的展览,新的艺术家,然后人人都在做不同的事情。这个我觉得其实就是中国特别有意思的地方。每次回去你都会特别忙,因为大家都是在做很多新的事情。所以我觉得从这点看,就是中国很有活力。你不管到哪个城市,都感觉非常有活力。很多人都在做事,做的事情都挺有意思。

中国的艺术氛围这几年是越来越好。我觉得是这样的,包括你到香港,你到欧洲这些大的艺术博览会,你会看到中国艺术家的东西是越来越好。国内现在做的很好的一件事就是,很多私人博物馆都建立起来了。当然他们现在也有很多藏品的问题,很多就是盖了博物馆没有藏品,或者藏品不好。你盖个博物馆,你的藏品不好,你就不能生存下去的。但这是因为刚开始,我觉得可以理解。你看美国、日本,五六十年代也是盖了很多私人博物馆。现在有的留下来了,有的没有。留下来的这些博物馆都是在藏品等各方面非常非常好,才能留下来。所以我觉得国内的私人的博物馆,其实是需要有那么一个机制能够把它维持下去。像龙美术馆现在在上海做的非常好,他们每过几个月就会制造一个轰动性的消息,特别重大的东西,所以大家都会去看。而且上海那个地方的整个文化的气息,氛围不错。你现在这种私人博物馆,其实因为你要吸引大家的眼球,一定是需要让大家都知道。你要买个那个,它不像有的国立博物馆你可以买那种东西,慢慢研究慢慢展出,龙美术馆他们很快就要买东西,马上就要展出,然后就要不断更新。这也给很多大的博物馆形成了一种压力,因为私人博物馆没什么人没什么钱,但每天都有展览,每天都有新的活动,而国家博物馆那么大,怎么没什么活动?其实我觉得下一步,像深圳等地方都会像上海一样注重博物馆和艺术馆方面的建设。因为这种新兴城市需要把文化的推广列入他们的发展规划之中。

  • 译者:Baiqi Chen and Jiayi Song

    DR. TAO WANG is the Pritzker Chair, Department of Asian Art, and Curator of Chinese Art at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He was previously the Head of the Chinese Works of Art department at Sotheby's New York.

    JIAYI SONG is an international student from Beijing, China, and is currently pursuing a Master's degree in Arts Administration and Policy program at the School of the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She obtained her bachelor degree in Art History and Media Studies at Beloit College. Coming from a background in traditional Chinese philosophy and art practices, her primary interest is to recontextualize Chinese traditional culture and aesthetics in a contemporary context.

    BAIQI CHEN is a curator and an urban farm owner. He aims to create connections between interdisciplinary arts and their audiences, in order to bring personal and social impacts and generate culture that moves people. With a marketing and economy academic background and working experiences, Baiqi has led and worked on projects in China and Hong Kong. His studies include research of contemporary curators working in Chicago and globally.

    Yiqiong "Flora" Zhang:
    https://www.linkedin.com/in/yiqiong-flora-zhang-961793107